海报、动漫、涂鸦这些符号让时髦多了一点温度

2018-01-03 00:29

  Gucci最新推出的秋冬广告,同样以星际探险作为主题。Gucci正是在这几季把具象艺术的时尚狂欢掀至的品牌,亚力山卓·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的秋冬系列是反现代实验室的炼金术,是一个满是神奇动物与植物的秘密花园:鞘翅目、圣甲虫、睡莲、幼虫、毛虫、玫瑰、蛾、瓢虫、鹦鹉、郁金香、蜻蜓、鸢尾花……设计师一方面将尼德兰画派中闪耀着恬美与静谧之光的火焰纹郁金香与玫瑰花印在时装上,送给来宾着简·奥斯汀《》段落的黑胶唱片;另一方面,他请年轻的艺术家Coco Capitán在自己的设计上尽情创造,将要怎么应对这未来( What will we do with all this future)这样的口号印在T恤和背包上,又请说唱歌手A$AP Rocky作为《》的朗读者来唱片。米开理的在于不仅将这些怪异戏剧化的元素毫不违和地堆叠在一起,还赋予了它们清新无比的浪漫。他创造出的,有着文艺复兴与先锋艺术元素的全新平行世界,是全世界消费者渴望进入的时髦场域。

  有些设计师不停地讲述童年。Mary Katrantzou的灵感来自1940年代迪士尼的超现实动画片《幻想曲》(Fantasia)中的形象。《幻想曲》共八段落,Mary的秋冬系列主要呈现其中三个段落:精灵以及花朵随着四季更迭翩翩起舞的《胡桃夹子组曲》,希腊、半人马、农牧神以及其他生物共庆节日的《田园交响曲》,当银幕上的乐队暂时离场,通过 声波展示音轨是如何的《中场休息/音轨登场》。所以,你可以看到Mary用水晶、亮片、彩色印花制作成的小仙子与精灵、半人马少女、暗夜中摇曳的花朵以及华丽的波浪形音轨。相对于设计师之前充满魔幻主义和超现实感的数字印花设计,Mary Katrantzou这一季秋冬无疑更成熟且更具有实穿性,只是对形象的选择和诠释有一点点疯狂和不和谐,带有怪咖少女的华丽感而不失设计师本色。

  美剧《广告狂人》里Don对思乡病有一段精彩的陈述乡愁是来自旧伤口的疼,是心脏里的一阵刺痛,远超过并强于记忆本身……。 如果说Stella的思乡病是文化寻根,那么Erdem更接近于对故乡的想象与致敬。Erdem的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土耳其人,如今,他父亲家族的亲人生活在土耳其东部靠近叙利亚边境屡遭战乱之处,而他的故国文明正在演化为新的禁忌。擅长印花与茶会裙的Erdem,本季运用大量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精致的细密画元素作为印花,且借鉴了来自让·艾蒂安·利奥塔尔(Jean Étienne Liotard)作品中的土耳其长袍的款式。让·艾蒂安·利奥塔尔是人,在伊斯坦布尔游历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由此被欧洲人认为是带有异域风情的土耳其风格画家,他所擅长的细腻雅致色粉肖像画,恰好符合18世纪洛可可时期贵族们的口味,因此为不少名媛贵妇绘制过肖像。

  Erdem灵感来源是《考文垂伯爵夫人》,伯爵夫人玛丽·康宁彼时是伦敦城中第一美人,呼风唤雨的时尚风云人物,她在让·艾蒂安·利奥塔尔作品中身穿土耳其长袍,靠在沙发一隅陷入沉思,尽管有人声称她旁边放置的一册书籍有可能是当时最畅销的文学--克雷比翁(Crébillon)出版于1742年的充满梦幻气息的小说《沙发》(Le Sopha)。以利奥塔尔作品中细腻美好的笔触、平和的氛围、若有若为的暧昧消解了伊斯兰文化元素中可能蕴含的动荡不安,这确实符合Erdem的一贯行事风格。

  对美的时髦讲述中,具象艺术往往是设计师最好的灵感来源,不同时代艺术家们再现出的物质世界被复刻于时装之上,设计师们同时再现出具象艺术赋予丰富的感官体验与记忆文本。2017年秋冬,对具象艺术有精彩呈现的首先是那些患有思乡病的设计师。Stella McCartney将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1724-1806)的作品印在飘逸的超长袖连身裙上,以及与威尔士亲王格纹组合的毛衣上。

  每一位成功的服装设计师都是一名好的故事讲述者,他又或她将自己到的种种体验每隔三到六个月凝结为一个故事,提取出我们称之为时尚趋势的元素,并将之物化为商品,与众人分享。即便每次故事视角不同,传递出的情绪不同,拼贴手法不同,但它们对于设计师而言,总是有一些固化到生命深处的东西,、情结、记忆,以及关于美的定义。

  在Miuccia探索当代女性柔软细腻的内心可以有多强大时,Christopher Kane将他著名的安全扣手袋和运动鞋发射到了太空进行冒险。柠檬黄的Devine包和HIGH-TOP运动鞋在地球外38公里的太空中经历了3小时120公里的历程后再进行着陆,Christopher极客式的未来主义手法与他秀场上的飞船印花息息相关。纽约地下艺术家约内尔·塔尔帕赞(Ionel Talpazan)画了这些色彩明亮、充满奇特想象力的飞船涂鸦。约内尔没有受过学院派的专业训练,是这几年比较火的素人艺术家,作品带有孩童般的天真烂漫,最有名的就是飞船系列了。Christopher向来喜欢植物或花朵印花,这次把飞船印在长裙上,确实令人眼前一亮。特别是接下来在巴黎,有更厉害的一场太空发射在等待时装周来客,可以说在相当多元化的今日,时尚界难得英雄所见略同,2017年秋冬,注定成为一个充满太空浪漫主义的季节。

  与十八世纪的其他绘画大师比,乔治·斯塔布斯的作品风格带有鲜明的英国化特质:以马为主,极力展现纯种良驹的庄严优雅,间或表现绅士们赛马或狩猎的田园生涯。相对狭小的作品领域决定了乔治的画作更多在英国上层圈子中流传,这个圈子中,他被誉为英国最伟大画马艺术家,甚至被评价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画马艺术家。Stella McCartney如绝大多数英国人般爱马,早在Chloé时代便有以马的形象作为灵感来源之举,这一季她创造了不少女骑手的形象,她们身穿的外套具有萨维尔街传统的严谨与优雅,在这些外套中混有绘制乔治作品的连身裙无疑是Stella的明智之举:调整了大地色系略显沉闷的节奏,且更鲜明地传递设计主题。

  说起冒险, 2017秋冬系列里最具冒险的设计师之一当属MiucciaPrada了。她居然邀请插画师Robert E. McGinnis为自己的秋冬系列绘制海报女郎图案。但之所以是冒险,并不是因为McGinnis的绘制形象。McGinnis是1960年代流行文化的风头人物之一,创作了不少007电影海报,以及《太空英雌芭芭丽娜》(Barbarella)和《蒂凡尼的早餐》这样时髦电影的海报。虽然他画的海报女郎身材窈窕风姿卓越,看起来既美丽又,但一直摆脱不了花瓶的嫌疑,McGinnis的作品由此被打上了大男子主义的标签,甚至被认为传达出了性别歧视。Prada如今把这些风格的作品请上T台,与鸵鸟羽毛、水晶流苏、蛇皮外套、风格华丽的拼接大衣融合在一起,可以说是一种相当的不正确了。但Miuccia是谁?这位又酷又有品位和智慧的老太太想必从这些不正确中得到很多乐趣吧。且换个角度想想,这种尽情装扮自己的随意与洒脱,不恰恰说明了女性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内心与吗?

  Stella对乔治作品的选择显得颇有深意,她并没有选择艺术家那些兼具浪漫与,平衡而和谐的马与自然风光,或者马与绅士们的主题,而是选了被狮子惊起的马: 一匹白马因惊恐于中一头狮子的逼视而猛然收住四蹄。这幅作品的情感如此强烈,而马的寓意又在英国文化中如此深远丰厚,以至于我们很难不联想到英国脱欧后的处境,以及全球渐起的民族主义藩篱。Stella本人未必有想这么多,但设计师的作品之所以拥有巨大的共情作用,正因为他们不知不觉间对现实的投射与隐喻。

  选用形象的还有Waight Keller,她把Chloé秋冬变成了《爱丽丝漫游仙境》2017版。在一件搭配灰色羊毛阔腿裤的白色透明上衣上,Waight用蕾丝创造出钢笔素描效果,花朵、蕨类植物和蘑菇在一起看起来颇像毛毛虫抽水烟的地方,它们同样被印在真丝连衣裙上,Chloé标识性廓型毛衣上则绘制着少女爱丽丝的侧脸。这些身着连身超短裙与玛丽珍皮鞋的模特,正是Waight心目中当下爱丽丝的形象吧,这种带有冒险的帅性又不失浪漫柔美的少女感,是对Chloé女孩的完美诠释。

  Coco Capitán是摄影师,同时会创作存在主义风格的书写手稿。她在与Gucci的系列中写下I want to go back to believing a story(我想回头去相信传说),Common sense is not that common(常识其实也没那么寻常)。这些口号莫名与这一季设计师们对具象艺术的运用合拍,可见在这一波具象艺术时髦史中,设计师们最大的成功,便是将人们的集体想象用商业化的形式表达出来。